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加拿大理财 > 税务

一起加拿大自雇经营者的报税案例

2010-03-26 01:51:02  点击次数:

自雇经营者(self-employed)当以家庭办公室为其生意经营的主要场所时,可将家庭办公室的支出抵税,这对长期以来如此报税的自雇经营者来说,是很熟悉的报税常识。

但当经营者将其家庭办公室作为第二生意交涉场所,并另设有主要生意交涉的办公室,他/她是否仍可以其家庭办公室的支出抵税?

2001年的蒙特利尔(Montreal)医生Dr. Thomas Vanka向加拿大税务法庭(Tax Court of Canada)递交的上诉案,也许会给与其情况类似的经营者一些有趣的启示。

AIM Trimark Investments负责税务和财产计划(Tax & Estate Planning)的付总裁(Vice President)Jamie Golombek先生为此接受了我的采访,向我解释了这一上诉案的细节和后续几个类似案件的处理结果。

此案背景

联邦报税法《Income Tax Act》18节12款规定,除非满足下列两个条件之一,家庭办公室支出不能用来抵税:

(1)家庭办公室作为个人主要办公场所(principle workplace)

(2)家庭办公室专用于(exclusive use)获取商业收入的场所,并且经常性(regular),连续性(continuous)地使用于会见满足其生意需要而所会见的客户,病人。

Golombek对此解释说,加拿大税务局的最基本法规是,不主张从家庭办公室的开销中抵税。但基本法规之外还存在例外。而这一例外基本以下列两种形式体现:

a. 作为公司的一名雇员(employee),公司会为其安排办公室,作为办公的主要场所。既是说,他工作时间的50%以上都在这一办公室中度过。即使他 同时在家里还有一间专用于工作用的办公室,但却不在这间家庭办公室内经常性,连续性地使用这间办公室见病人,客户等,他是不能以这间家庭办公室的支出抵税 的。

Golombek还告诉我,他本人作为AIM Trimark Investments的雇员,虽然在家里也有一间他专用于他工作的办公室,但它并非是主要办公场所,他也不在那里见客户,因此也不能用于抵税。

b.作为一名自雇者(self-employed),与公司雇员不同之处在于,自雇者会以家庭办公室为主要办公场所。他在没有第二处工作场所的情况下,即使他从不在这间工作场所内见病人或客户,也可以用这间办公室的支出抵税。

Dr.Vanka上诉成功

有趣的是,2001年9月,Vanka医生的报税案件引起了自雇报税者的关注。Golombek解释说,Vanka作为一名医生属于自雇报税者,但与那些 以家庭办公室为主要工作场所的人员不同之处为,他在蒙特利尔市中心设有诊所,并且那里是他的主要工作场所。同时, Vanka医生在家里还设有一间办公室,而这间办公室并非为其“主要工作场所”。

现在我们来看看他的个案是否满足上述条件.

Vanka 医生的报税案显然不满足第一个条件,因为他的家庭办公室不是他的主要工作场所。他的第一办公室在蒙特利尔市中心。但Vanka医生在法庭上强调 说,他的家庭办公室仅仅用于他见客户之用;并且,他每晚通过电话,平均与7名病人交谈。Vanka医生强调说,通过电话与病人交谈实际上与病人见面是一样 的,都需要他在7:00-8:00之间呆在办公室内。

Vanka医生并没有请律师,而是以自我代表的方式上庭。而加拿大税务局则由一名法律系学生Philippe Dupuis作为辩护律师。

法官Lamarre Proulx在判决中说,“我不认为需要病人亲自到场才属于与病人交流。我认为当医生通过电话与病人交流时,必须身在办公室内,查阅病历。”因此,法官Proulx的最终判决是,Vanka医生的上诉成功,既他被准许以他的家庭办公室支出抵税。

Golombek 解释说,法庭判决虽然对Vanka医生有利,但这一法庭被称为一个非正式程序(Informal Procedure)。非正式程序实际上就好比通常意义上的小额法庭。它只处理联邦税及罚款额(不包括利息)小于$12,000元的报税案。作为非正式程 序的原告,你不必花很多钱,也不用请律师,需要经过繁琐的正式程序,提供许多证据等等。但非常程序的判决对其他案件的判决并没有约束力。因此,从法律角度 上说,这一判决不能成为其他类似案件先例(Precedential Value)。Golombek说,其他法官虽然会参照这一案件的判决,但却不受这一案件判决的约束。

Golombek说,这一点完全不 同于加拿大最高法院(Supreme Court of Canada)的判决。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判决具有至高无上的法律效应,谁也不能对其提出异议。一般来讲,法庭的判决是有普遍效应的(apply widely)。而非正式程序的税务法庭的判决却并非如此。虽判决Vanka医生可以在平均每晚打7个电话的情况下,用家庭办公室支出抵税,但不等于说所 有医生或其他自雇者在家里与病人或客人打几个电话,就可以用办公室支出抵税。

就此,Golombek向我介绍了另一宗通过税务法庭非正式 程序办理的上诉案,那就是 2004年1月份家庭医生Molckovsky就加拿大税务局对其报税重申决定提出的上诉。同样,Molckovsky医生没有请律师,其上诉案由他太太 所代理的。所不同的是,这位医生平均每晚只在家庭办公室内通过电话,或计算机网络系统“见”1个病人。法庭对此案的裁决是,每天只“见”一个病人,并不能 满足“经常性”,“连续性”使用家庭办公室的定义,与Vanka医生每晚平均“见”7个病人有很大区别,因此这位医生的上诉案被法庭驳回。

通过电话“见”7个病人便可以抵税,而只“见”1个病人便不可以抵税。作为报税人的你,如何决定申报抵税;而加拿大税务局又如何审核?

自雇报税者的具体情况千差万别,至于你的情况是否满足连续性,经常性定义,还应该咨询税务专家的意见。Golombek说,虽然每个法官对“见”病人或客 人的定义会不同,有些法官会对报税者表示“同情”,但他个人认为“见”就是实在的“见面(physicallymeet)”。而通过网络的会面是在夸张, 或曲解“会面”的定义。如果自雇报税者称通过电话或网络与客人“见面”,则是在“撞运气”。

加拿大税务局的网站(http: //www.cra- arc.gc.ca/E/pub/tp/it514/it514-e.html)提供的信息指出:“在家庭办公室内每星期会见1到2名病人,不能满足经常 性连续性会见病人之定义。但连续5天,每天会见5名病人则可被认为满足连续性,经常性会见病人的定义。”

显然,税务局网站定义的“见面”是实在的见面。

Golombek说,加拿大税务局会对每一个上诉案单独分析。加拿大税务局媒体发言人BéatriceFénelon完全同意Golombek的说法,她也指出Vanka医生的案件不能成为其他报税案件的“先例”。

Golombek说,加拿大税务局在Molckovsk医生的上诉案件被驳回后,曾向这位医生“讨债”。但在许多其他类似案件中,加拿大税务局选择与报税人调解(settle),因此这些案件并没有正式递交法庭。

第二家庭办公室,或家庭办公室是加拿大税务局非常敏感的报税审核区。对自雇报税者的家庭办公室,或公司雇员的“个人支出 (personalexpenses)”项目额外关注。最后,Golombek举例说,加拿大税务局会每年对自雇报税的医生进行统计模型计算,如果某年自 雇医生申报家庭办公室的数目超出正常统计范围,则会引起加拿大税务局警觉,抽查个别报税者。

相关文章

关键字


用户名: 验证码:  
  •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、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。
  •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。
  • 本站提醒:不要进行人身攻击。谢谢配合。
[Ctrl+Enter]

理财排行

每周 | 每月 | 总排行

新闻排行

24小时 | 每周 | 每月
网站地图 >>

Copyright © 2002- Yorkbbs.ca All Rights Reserved. 约克论坛 版权所有

广告热线:416-628-9108   416-915-5056    广告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  网站管理:[email protected]